首页
>专题专栏>普法宣传

雇员意外受重伤,积极调解化纠纷

发布日期:2017-08-24 11:07:02浏览次数:字体:[ ]

  今天的调解故事就从雇员马某在从事生产活动时受重伤而产生的纠纷说起。
  2016年4月10日,马某受雇于张某在双杨镇某建陶企业维修厂房时,不慎从脚手架上掉下,身受重伤,至今没有苏醒。包工头张某并没有建筑从业资质,为逃避赔偿责任,张某一直躲避在外,长期找不到人。2016年11月21日,伤者马某的妻子石某来到双杨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请求向建陶企业讨要说法,并提出要求企业支付200万元的赔偿诉求。

  接到申请后,双杨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副主任高元发第一时间联系上了涉事的建陶企业,建陶企业代表柏某向调委会介绍到:“其公司是与包工头张某签订的维修合同,马某是受雇于张某来从事具体维修工作。公司与马某之间并不直接存在劳动关系或者雇佣关系。施工期间其公司提供了必要的安全防护措施,但马某并没有严格按照安全规范来操作,高空作业时没有系安全带,才导致了事故的发生。事故发生后,虽然联系不到包工头张某本人。但公司从人道主义角度,为伤者垫付了医药费。对于其他的赔偿要求,因伤者马某与公司没有直接的劳动关系或雇佣关系,因此公司并没有赔偿义务,伤者家属应该去找张某。”

  调解员详细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对企业代表柏某耐心地讲解了相关的法律法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1条第二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虽然你们与马某之间没有直接的劳动关系或者雇佣关系,但你公司作为发包人,明知包工头张某没有施工资质而将维修工程发包给他,已经违法了相关的法律规定,在其雇工因工受伤后,你公司也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柏某听后表示自己对这一法律规定并不知情,会马上跟公司汇报。柏某跟公司沟通后表示:公司愿意按照法律规定对伤者马某进行赔偿,但马某妻子要求的数额太高,公司无法接受,并表示愿意通过双杨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

  得到公司回复后,调解员立刻找到伤者妻子石某,向其传达了建陶企业的意思,并对石某说:“企业的回复,表示他们对于这件事情是重视的,对于通过调解途径解决此纠纷的态度是积极的。你们作为伤者的家属,代替伤者向企业要求赔偿是你们应有的权利,但你们向企业提要求不能漫天要价,你们向企业提出的每一项主张都应该有理有据,符合法律规定,这样企业才能心服口服,答应我们提出的要求。”接着高元发问道:“你替伤者提出的200万的赔偿请求,都是基于什么理由,法律依据是什么?”石某表示自己不懂法律,没有法律依据,只知道自己丈夫现在还在昏迷当中,后续治疗还需要花费不少的钱,而且自己的儿子才10岁,自己又没有正式工作,生活比较困难。看到石某并没有基本法律常识,高元发耐心地给她讲解了人身损害赔偿的相关法律规定及具体的赔偿计算方法,并建议给伤者马某做一个伤残司法鉴定,咨询一下专业律师。听了高元发的讲解,石某豁然开朗,表示会尽快安排马某去做司法鉴定。

  2016年12月,司法鉴定结果出来了,马某被鉴定为Ⅰ级伤残,需要完全护理。 石某拿着鉴定报告去咨询了律师,回来后,石某表示愿意将赔偿要求降到150万,并根据相关的法律提供了详细的赔偿明细。建陶企业收到明细后提出了两点异议:一是马某是农村户口居民,而非城镇户口,应按农村户口标准计算赔偿;二是马某在施工当中自己本身也存在过错,其自身也应当承担一部分的责任,愿与伤者家属继续协商。

  经过多次的会面协商,在双杨镇调委会的积极调解下,双方于2017年1月16日达成一致意见并签订了人民调解协议书:1、建陶企业愿在已经支付给马某的医疗费的基础上再支付给马某一次性残疾赔偿金、护理费、误工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残疾辅助器具费、后期护理费、伤病后续治疗费及家庭困难补助金等一切全部费用88万元,赔偿金分两次支付;2、马某家属承诺相关赔偿到位后,马某今后再发生其他事情,将由马某及其家属承担,并保证不向建陶企业索要任何的经济补偿。双方向区人民法院申请了人民调解协议书司法确认。2017年4月6日,建陶企业将最后一笔赔偿款支付给了伤者家属,一起意外伤害引发的纠纷通过调解得到了有效化解。           (区司法局)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